九若小说

字:
关灯护眼
九若小说>重生全能学霸 > 第九十二章 好女人(二合一)
换源:

第九十二章 好女人(二合一)

  陈珺出的这一题可是把朱砂难为住了。她又没见过女人生孩子,哪知道生孩子的时候是什么样子?

  想了想,只能依靠想象力了。

  朱砂先是双手在肚子上比了个半圆,表示肚子大,怀孕了。

  “孕妇?”

  马小龙的回答让朱砂含笑点头,然后倒在地上,露出痛苦之色:“哎哟!哎哟!”

  “要生了?”

  朱砂继续表演,分开双腿,嘴里‘哗啦’一声,然后在地上捡起个孩子,抱在怀里:“哇哇~”

  “……生孩子?”

  朱砂停止表演,比了个大拇指。

  马小龙也回了个大拇指,笑道:“你刚才那个‘哗啦’也太魔性了,哪有生孩子是哗啦的。”

  “我又没生过孩子,哪知道生孩子什么样。”朱砂拍拍裤子,拿起自己的纸条:“小珺,到你了。”

  陈珺默默地抽出一张纸条,看内容果然正经多了,但是难度增加了。

  陈珺皱眉想了片刻,把纸条揉成团,扔给马小龙,开始表演。

  陈珺蹲在地上,双臂向后,上半身挺的高高的,然后就这么走动起来。

  “鸭子?”马小龙说道。

  “接近了。”陈珺站起来,做了个芭蕾小天鹅的舞蹈动作。

  “小天鹅?”

  陈珺点点头,再次蹲下来,但双腿的角度向外扩大,双手触地,蹦了一下。

  “蛤蟆?”不等陈珺继续表演,马小龙下一句脱口而出: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?”

  陈珺高兴地叫了一声:“对了。”

  马小龙笑道:“这倒是好猜,天鹅跟蛤蟆放一块肯定是这句。”

  “看来还是我出的太简单了。”朱砂笑道:“我现在换题还来得及吗?”

  “来不及了。”陈珺连忙把自己的纸条亮出来:“到你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,朱砂今天算是栽了。

  还好,抽的这张纸条内容还算正常:“洞房花烛夜。”

  朱砂把纸团丢给马小龙,开始思索怎么表演。

  片刻,朱砂比了个ok的手势。

  “ok?”

  “我还没表演。”朱砂摆了摆手。

  马小龙笑道:“我还以为开始了呢!你继续。”

  朱砂弯了弯腿,做出虚空端坐的姿态,然后做出掀盖头的姿势。

  “掀起你的盖头来?”

  朱砂站直,后双手比了个长条物品,一头捻了捻,然后一手做出打火机打火的样子,把一头点着。

  “点蜡?”

  朱砂把‘两根蜡烛点燃’,虚空放在桌子上,然后拿起酒壶倒了两杯酒,再做出男人的姿态,像是走到床边,做出掀盖头的动作。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马小龙一拍手,道:“洞房花烛夜。”

  朱砂笑着伸出大拇指:“表演的形象吧?”

  “形象。”马小龙笑道:“盖头就是新娘,还有蜡烛、合卺酒、新郎,肯定是洞房花烛。”

  “呵呵,本来我还想演拜天地,想想有点多余,就没演。”朱砂笑道。

  “没演是对的。”马小龙说道:“表演就要恰到好处,别演多余的东西,不然只会迷惑别人。”

  “说的你自己很懂的样子。”朱砂眯眼一笑,道:“说起来,你好像一直都是猜的那个,从没演过。”

  “呃……”

  朱砂扭头问陈珺:“小珺,想不想看看你哥哥出神入化的演技?”

  陈珺眨眨眼睛,点点头:“想看。”

  “老公,听到了吧!”朱砂笑道:“我们都想看你的表演。”

  “啧~”马小龙站起来:“行吧!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,什么叫影帝。”

  “既然是影帝,那必须得表演的复杂一点。”朱砂把手里的纸条一撕:“小珺,重新写十个题目,一定要难。”

  “不要吧!”陈珺说道:“哥哥又没学过表演,差不多就行了。”

  “嗯?”朱砂打量着她,好像从她身上看到一个虚影,这虚影温柔又可爱、美丽又善良,手里端着一杯绿茶,在说:好可怕,你女朋友,不像我,只会心疼giegie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好吧!”朱砂说道:“也别猜了,我直接设定个情境,老公你演一下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马小龙比了个ok的手势,问道:“让我演什么?”

  “我想想……”朱砂在沙发上坐下,思索片刻,道:“你现在是一个四十岁,没结婚的老光棍,这天在工地上干完活回到家,面对冰凉没有生气的家,演出那种孤独感。”

  “……”马小龙惊呆了:你……你怎么知道我上辈子的身份?

  “怎么?”朱砂笑眯眯地道:“演不出来?不是影帝吗!”

  肯定是巧合。

  “开玩笑。”马小龙一甩毛刺,道:“看影帝是怎么演戏的!”

  “哎哟~”朱砂笑着拍手:“接下来,请影帝为我们表演中年光棍的寂寞人生。”

  陈珺一脸担心地坐下,怕他会出丑。

  马小龙走到门外,道:“我从外面进来。”然后关上了门。

  片刻,马小龙用钥匙开门,走了进来。

  看到马小龙现在的样子,原本还准备看戏的朱砂和陈珺的表情都变了。

  现在的马小龙,身子微微佝偻,眼帘低垂,神色疲惫,手里像是拎着什么东西,迈步走进来,顺手关门。

  之后,他走到书桌边,把手里拎着的‘东西’放在桌上,转身走进‘卫生间’。打开水龙头,洗了把脸,拿毛巾擦脸的时候,吁了口气,神色似是放松了一些,却难掩满身的疲惫。

  朱砂和陈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她们都被马小龙的表演震住了,仿佛眼前的不是马小龙,而是一个真正的四十岁的、寂寞的单身男人。

  表演还在继续,马小龙走到书桌后面坐下,身体后仰,似乎这样能让他舒服一些,之后拿起之前放在桌面上的东西,咬了一口。

  应该是从路边买的热包子,吃的不快不慢,也没什么滋味儿。

  右手又从桌面上拿起一个遥控器,打开电视,换了几个频道后放下遥控器,一边吃包子一边看电视,似乎是一个综艺节目,不时让他‘呵’的笑上两声。

  片刻,包子吃完了,电视虽然开着,却觉得没什么意思了,身体再次后仰,双手抱头,盯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。

  不久侧了个身,像是躺在了沙发上,眼睛闭上,一只手在肚子上打着节拍,嘴里哼着歌:“明天你是否会想起,昨天你写的日记,明天你是否还惦记,曾经最爱哭的你,老师们都已想不起,猜不出问题的你,我也是偶然翻相片,才想起同桌的你。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,谁看了你的日记,谁把你的长发盘起,谁给你做的嫁衣……”

  歌唱的很难听,但是朱砂和陈珺听出了歌声里蕴含的浓浓的思念和怀念,还有爱而不得的凄楚。

  陈珺听的眼眶渐渐湿润,朱砂也感到了一丝悲伤,以及浓浓的孤苦无依的感觉。

  “你从前总是很小心,问我借半块橡皮,你也曾无意中说起,喜欢和我在一起,那时候天总是很蓝,日子总过得太慢,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,转眼就各奔东西……”

  马小龙的唱还在继续,但眼角滑下两滴泪水。

  朱砂和陈珺突然产生了一种感同身受的情绪,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。

  马小龙声音卡了一下,擦擦眼角,不再唱了,睁开眼睛继续看着综艺节目,不时呵呵两声,身体好像有点冷,手向后面拽了一下,像是拽了一条毛毯,盖在身上,毛毯不够大,脚蹬了蹬,身体蜷缩起来,这才把身体都盖住。

  双臂交叉,双手插在腋下,就这么看着电视,慢慢的打起了瞌睡。

  朱砂下意识的站起来,向前两步,想去给他盖上被子,但突然反应过来,不对,这是演戏!

  马小龙睁开眼睛,坐直了,笑问:“怎么样?我这段演的还行吗?”

  陈珺回过神来,擦擦眼泪,用力鼓掌:“哥哥,你演的太好了,我还以为是真的呢!都看哭了。”

  朱砂收拾心情,比了个大拇指:“我承认你是影帝行了吧!”

  “多谢肯定。”马小龙笑着站起来,道:“所以说,表演这种东西我还是有发言权的,毕竟你的教材我也看过,看完稍微琢磨琢磨也就懂了。”

  “我就知道。”朱砂给他胸口来了个头槌,道:“你这妖怪就不能以常理度之。”

  “叫自己老公妖怪,你的头不会痛吗?”马小龙把她抱怀里,揉揉她的头:“干嘛跟自己过不去?”

  朱砂疼的眼泪都下来了:“忘了你练过金钟罩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,小迷糊蛋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看到两人秀恩爱的样子,陈珺低垂着头,看着自己的脚尖发呆。

  马小龙珠玉在前,两女的心气也被激发出来了,她们没想过在演技上超过马小龙,但至少有了一个标杆,知道自己进步的空间还有多大。

  ……

  “好了!”花了两个钟头,马小凤终于给张志玲完成了化妆。

  此时张志玲一头卷发,头上别着白色发卡,耳朵上还挂着两个珍珠耳坠,细眉杏眼,长睫毛红嘴唇,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民国风的美丽女子。

  旁边的刘英都看呆了:“天啊!志玲,你现在太漂亮了。”

  “是吗?”张志玲也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样子,起身走到墙面镜前照了照,不禁感到一丝惊艳:“这是我!?”

  “嘿嘿嘿,好看吧!”马小凤得意洋洋地道:“我的老师可是央妈出来的,可惜大姨穿的是裙子,要是换一身旗袍,穿上高跟鞋,那就无敌了。”

  “什么旗袍高跟鞋?”马小龙三人从楼上下来了。

  “哥哥,快来看!”见‘重重有赏’来了,马小凤连忙招手:“看看我这化妆技术怎么样?”

  来到楼下,马小龙看到了化妆后的张志玲,这一眼,倍感惊艳:“妈!?”

  “妈妈!?”陈珺比他还吃惊,不敢相信眼前的漂亮女人是自己妈妈。

  就连朱砂看到张志玲的样子,也被狠狠地惊艳到了。论容貌,张志玲是不如她,但那种民国的成熟风情,却是现下的她并不具备的。

  “怎么这么看我?”张志玲被三小只看的有点不好意思了。

  马小龙回过神来,连声称赞:“妈,你真是太漂亮了,那些大明星都没你好看。”

  张志玲心中窃喜,笑道:“哪有那么好看。”

  “有有!太有了!”马小龙说道:“小凤刚才说的对,您要是再换一身旗袍跟高跟鞋,真就无敌了,肯定有一堆年轻小伙子乌央乌央地跑过来跪地求婚。”

  张志玲噗嗤一笑,道:“就会逗妈开心。”

  “我这是逗您开心吗?我是实话实说。”马小龙扭头对众人道:“你们说,对不对?”

  “对!”众人连连点头,朱砂笑道:“小龙说的一点也没错,您现在真是太漂亮了,我们都被比下去了。”

  “嗯嗯,妈妈真漂亮。”陈珺说道:“看起来跟明星似的。”

  面对众人的夸奖,张志玲笑靥如花,瞬间觉得自己年轻了好几岁。

  刘英突然叹了口气,道:“以前我还觉得你就比我好看一点,现在一看,真是比我好看太多了。”

  “呵呵,都是小凤的功劳。”张志玲笑道:“一会儿让小凤也给你化个妆,肯定比我还漂亮。”

  “做不到。”马小凤实话实说:“我妈的底子没大姨好,就算我使出浑身解数,也没法跟大姨比。”

  “……”刘英一脸黑线,双手攥拳,嘎嘎作响。

  这闺女不能要了。

  马小凤并不知道危险即将降临,扭头对马小龙道:“哥哥,你之前可说了,化的好重重有赏,我的赏呢?”

  “那还能亏了你的?”马小龙笑着拿出一只手机,道:“送你的。”

  “手机!?”马小凤眼睛一亮,双手接过来:“谢谢哥哥!”

  马小龙揉揉她的头,道:“你一个人在京城,以后有什么事直接用手机跟我联系,方便。”

  “嗯,谢谢哥哥。”马小凤抱了他一下,随后喜滋滋的研究手机去了。

  “这手机不少钱吧?”刘英皱了皱眉,觉得给马小凤买手机太奢侈了。

  “没多少钱。”马小龙说道:“再说咱家现在还用在乎一部手机吗?”

  “是不在乎,但有些不用花的钱就别花。”刘英说道:“我现在都没手机呢!”

  “呵呵。”马小龙笑道:“我以前要给您买,您自己说别浪费钱,今天给小凤买了,您怎么着?心里不平衡了?”

  “哼!”刘英上去拧着他的耳朵:“怎么说话的?谁心里不平衡了?”

  “哎哎哎,妈妈妈,错了错了。”马小龙捂着耳朵,道:“您手下留情,不就一部手机吗!”

  从兜里一掏,一部新手机出来了:“您瞧,这是给您买的。”

  见到新手机,刘英松开手,揉揉儿子的耳朵,慈祥地道:“疼不疼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果然,女人,你叫心口不一。

  “妈,这是您的。”马小龙又掏出一部手机,给了张志玲。

  “小龙,我不能要。”张志玲连连摆手,现在的手机虽然没有前些年值钱了,但对普通家庭来说依旧是奢侈品,太过贵重,张志玲不敢接受。

  “拿着吧!”马小龙硬塞给她:“您儿子又不差这点钱,再说小凤跟我妈妈都有了,哪能少了您的,我这一碗水得端平不是!”

  “……”张志玲既高兴又无奈:“好吧!但以后别再买这么贵重的东西了,妈什么也不缺。”

  “下次一定。”马小龙随口敷衍。

  “你这孩子。”张志玲眼神温柔地捏了捏他的脸,微笑道:“谢谢儿子。”

  “您喜欢就好。”

  这会儿马小凤嘟起了嘴:“不是对我重重有赏吗?怎么别人都有?那我这还算什么重重有赏?”

  “你这丫头,还争计这个干什么?”刘英笑骂道:“怎么着?我跟你大姨就不配了?”

  “呃,没……”马小凤果断认怂。

  强大的血脉压制,无法反抗。

  这时候姥姥走了过来,呵呵笑道:“饭做好了,都过来吃饭吧!”

  “好的。”张志玲转身,姥姥看到她现在的样子,顿时惊呆了:“志玲?哎哟!怎么一下子这么好看了?跟个明星似的。”

  “嘿嘿,当然是因为您本领高强的孙女啦!”马小凤双手叉腰,道:“经过我的手,就算一头猪,我也能把它化的眉清目秀,更别说给人化……哎哟!”

  马小龙一巴掌呼她后脑勺上,臭骂道:“闭嘴!不会说话就别说,再胡说抽死你!”

  “呜呜……”马小凤疼的眼泪都掉下来了:“你欺负我。”

  “活该!”刘英也骂道:“看你刚才说的什么玩意儿?没打死你都是轻的。”

  “呜呜……”马小凤绝望了:我就不该回来。

  朱砂既无奈又哭笑不得,上去把她抱怀里,安慰几句:“好了,终究还是吃了文化的亏。小凤,以后多看点书,说话前过过脑子,别什么都往外说。”

  连朱砂都这么说,马小凤才认识到自己刚才可能、似乎、大概……真的说错话了。但是,哪里错了?我明明说的是实话啊!

  “没关系。”张志玲也知道马小凤是无心之失,微笑道:“小凤是心直口快,虽然不太中听,但说的都是实话,都别说她了。”

  “也就是志玲你心胸宽广,换了别人,早把她打一顿了。”刘英拉着她的手:“走吧!吃饭去。”

  ……

  现在是中午,姥爷没回来,大家只是简单的吃了顿午饭,团圆饭是晚上那顿。众人吃过午饭,就各自去休息。

  张志玲在马小凤的帮助下卸了妆,之前吃饭的时候可是连马强生都被惊艳到了,让她颇有点不好意思,但是能让向来清心寡欲的马强生看直了眼,她多少有那么一丝窃喜。

  无关男女之情,只是对自身魅力的欣喜罢了。

  午休的时候,朱砂跟马小凤躺在一张床上,聊了许久,知晓了马小凤过去这段时间在京城的感受。

  “刚开始是有点难受,尤其是哥哥刚走那天,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都哭了,觉得自己一个人在外面,孤苦无依,特别可怜。但慢慢的也就习惯了,而且在家有保姆洗衣服做饭,在外有保镖跟着,我只要专心学化妆就够了,日子久了,倒是有点享受这样的生活。”

  说到这,马小凤嘻嘻一笑:“没人管我的感觉太好了,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感觉也太好了,以后要是每天都这么过,那就太幸福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朱砂轻笑一声:“你不给我和小珺当御用化妆师了?”

  “当啊!”马小凤说道:“不过我估计你跟小珺未来几年还得上学,我就想着自己学完了以后先在京城开个美容店,反正我哥哥在京城好多门店,房租直接就省了,来多少赚多少,等我用那些人练练手,你们也要当明星了,我就过去给你们当化妆师。”

  朱砂微笑道:“就怕到时候你沉迷当老板娘,没心思给我们当化妆师了。”

  “不会的,不会的。”马小凤说道:“开店要每天待在店里,都不能出去玩,短时间还行,时间长了我肯定受不了,还是给你们当化妆师好,演戏的时候化化妆,没事的时候还能跟你们在剧组或是全国各地到处跑,那日子多舒服啊!”

  “是挺舒服的。”朱砂微笑道:“不过我大概会当两三年的武打明星,等你哥哥二十二岁的时候,我就不拍戏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呀?”马小凤不解。

  “结婚呀!”朱砂微笑道:“结婚以后,我会专心做一个贤内助,就不再抛头露面了。”

  “唔……”马小凤沉吟片刻,道:“这样也不是不行,就是太可惜了。”

  “没什么可惜的。”朱砂微笑道:“当武打明星是我的梦想,但你哥哥会帮我实现这个梦想,梦想实现以后,我最大的追求就是永远陪着你哥哥,做一个贤妻良母。”

  “……”马小凤呆呆地看着她,道:“砂姐,你真是好女人,我哥哥能遇到你,真是幸福死了。”

  朱砂摇摇头:“困了,睡吧!”

  “哦。”马小凤闭上了眼睛,不一会儿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。

  朱砂侧身躺着,缓缓闭上眼睛。

  好女人?如果是别的男人,我怎么可能是个好女人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感谢‘咸鱼么得盐’打赏200起点币。

  求订阅,求推荐票,求月票。

  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