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若小说

字:
关灯护眼
九若小说>至尊神皇 > 第三千七百三十九章 书院遇故人
换源:

第三千七百三十九章 书院遇故人

  天姥和涅藏尊者是秘访,仅有不死血族少数几位神灵知晓。

  不死战神和血绝战神出面迎接。

  血绝战神以族府新任主人的姿态,将这三位地狱界的绝强人物,请入一座血翼神庙中密议。

  不多时,老族人衣冠楚楚的走进神庙。他精神气十足,哪有半分颓态,哈哈大笑道:“天姥,好久不见啊,这些年,你可真是一点都没有变,依旧这么年轻。临死之前,能见你一面,这一辈子也就知足了!”

  天姥看了不死战神一眼,道:“听闻你寿元枯竭,就要天人五衰,特地来送你最后一程。我们那个时代的人,活着的,已经不多了!”

  老族长大喜过望,哪想到天姥竟真记得他,还专程来了不死血族。

  一时之间竟是一点都不想死了!

  但想到自己敌不过天命,不久后将化为枯骨,便越想越难受,不禁痛哭流涕。

  他若没有见到天姥,本是可以坦然面对死亡,心态平和,无所畏惧。

  见到了,才明白死亡竟是如此恐怖。

  不死战神让天姥帮这个忙,本是希望老族长可以在临死前,走得安详一些,哪想到竟然适得其反?

  血绝战神也没想到老族长这么大一把年纪了,说哭就哭,干咳两声道:“有外人在呢,就算心中感动,也没必要哭出来。”

  “你······

  有话想对作者说?来起点读书评论区,作者大大等着你!

  天姥和涅藏尊者是秘访,仅有不死血族少数几位神灵知晓。

  不死战神和血绝战神出面迎接。

  血绝战神以族府新任主人的姿态,将这三位地狱界的绝强人物,请入一座血翼神庙中密议。

  不多时,老族人衣冠楚楚的走进神庙。他精神气十足,哪有半分颓态,哈哈大笑道:“天姥,好久不见啊,这些年,你可真是一点都没有变,依旧这么年轻。临死之前,能见你一面,这一辈子也就知足了!”

  天姥看了不死战神一眼,道:“听闻你寿元枯竭,就要天人五衰,特地来送你最后一程。我们那个时代的人,活着的,已经不多了!”

  老族长大喜过望,哪想到天姥竟真记得他,还专程来了不死血族。

  一时之间竟是一点都不想死了!

  但想到自己敌不过天命,不久后将化为枯骨,便越想越难受,不禁痛哭流涕。

  他若没有见到天姥,本是可以坦然面对死亡,心态平和,无所畏惧。

  见到了,才明白死亡竟是如此恐怖。

  不死战神让天姥帮这个忙,本是希望老族长可以在临死前,走得安详一些,哪想到竟然适得其反?

  血绝战神也没想到老族长这么大一把年纪了,说哭就哭,干咳两声道:“有外人在呢,就算心中感动,也没必要哭出来。”

  “你天姥和涅藏尊者是秘访,仅有不死血族少数几位神灵知晓。

  不死战神和血绝战神出面迎接。

  血绝战神以族府新任主人的姿态,将这三位地狱界的绝强人物,请入一座血翼神庙中密议。

  不多时,老族人衣冠楚楚的走进神庙。他精神气十足,哪有半分颓态,哈哈大笑道:“天姥,好久不见啊,这些年,你可真是一点都没有变,依旧这么年轻。临死之前,能见你一面,这一辈子也就知足了!”

  天姥看了不死战神一眼,道:“听闻你寿元枯竭,就要天人五衰,特地来送你最后一程。我们那个时代的人,活着的,已经不多了!”

  老族长大喜过望,哪想到天姥竟真记得他,还专程来了不死血族。

  一时之间竟是一点都不想死了!

  但想到自己敌不过天命,不久后将化为枯骨,便越想越难受,不禁痛哭流涕。

  他若没有见到天姥,本是可以坦然面对死亡,心态平和,无所畏惧。

  见到了,才明白死亡竟是如此恐怖。

  不死战神让天姥帮这个忙,本是希望老族长可以在临死前,走得安详一些,哪想到竟然适得其反?

  血绝战神也没想到老族长这么大一把年纪了,说哭就哭,干咳两声道:“有外人在呢,就算心中感动,也没必要哭出来。”

  “你天姥和涅藏尊者是秘访,仅有不死血族少数几位神灵知晓。

  不死战神和血绝战神出面迎接。

  血绝战神以族府新任主人的姿态,将这三位地狱界的绝强人物,请入一座血翼神庙中密议。

  不多时,老族人衣冠楚楚的走进神庙。他精神气十足,哪有半分颓态,哈哈大笑道:“天姥,好久不见啊,这些年,你可真是一点都没有变,依旧这么年轻。临死之前,能见你一面,这一辈子也就知足了!”

  天姥看了不死战神一眼,道:“听闻你寿元枯竭,就要天人五衰,特地来送你最后一程。我们那个时代的人,活着的,已经不多了!”

  老族长大喜过望,哪想到天姥竟真记得他,还专程来了不死血族。

  一时之间竟是一点都不想死了!

  但想到自己敌不过天命,不久后将化为枯骨,便越想越难受,不禁痛哭流涕。

  他若没有见到天姥,本是可以坦然面对死亡,心态平和,无所畏惧。

  见到了,才明白死亡竟是如此恐怖。

  不死战神让天姥帮这个忙,本是希望老族长可以在临死前,走得安详一些,哪想到竟然适得其反?

  血绝战神也没想到老族长这么大一把年纪了,说哭就哭,干咳两声道:“有外人在呢,就算心中感动,也没必要哭出来。”

  “你天姥和涅藏尊者是秘访,仅有不死血族少数几位神灵知晓。

  不死战神和血绝战神出面迎接。

  血绝战神以族府新任主人的姿态,将这三位地狱界的绝强人物,请入一座血翼神庙中密议。

  不多时,老族人衣冠楚楚的走进神庙。他精神气十足,哪有半分颓态,哈哈大笑道:“天姥,好久不见啊,这些年,你可真是一点都没有变,依旧这么年轻。临死之前,能见你一面,这一辈子也就知足了!”

  天姥看了不死战神一眼,道:“听闻你寿元枯竭,就要天人五衰,特地来送你最后一程。我们那个时代的人,活着的,已经不多了!”

  老族长大喜过望,哪想到天姥竟真记得他,还专程来了不死血族。

  一时之间竟是一点都不想死了!

  但想到自己敌不过天命,不久后将化为枯骨,便越想越难受,不禁痛哭流涕。

  他若没有见到天姥,本是可以坦然面对死亡,心态平和,无所畏惧。

  见到了,才明白死亡竟是如此恐怖。

  不死战神让天姥帮这个忙,本是希望老族长可以在临死前,走得安详一些,哪想到竟然适得其反?

  血绝战神也没想到老族长这么大一把年纪了,说哭就哭,干咳两声道:“有外人在呢,就算心中感动,也没必要哭出来。”

  “你天姥和涅藏尊者是秘访,仅有不死血族少数几位神灵知晓。

  不死战神和血绝战神出面迎接。

  血绝战神以族府新任主人的姿态,将这三位地狱界的绝强人物,请入一座血翼神庙中密议。

  不多时,老族人衣冠楚楚的走进神庙。他精神气十足,哪有半分颓态,哈哈大笑道:“天姥,好久不见啊,这些年,你可真是一点都没有变,依旧这么年轻。临死之前,能见你一面,这一辈子也就知足了!”

  天姥看了不死战神一眼,道:“听闻你寿元枯竭,就要天人五衰,特地来送你最后一程。我们那个时代的人,活着的,已经不多了!”

  老族长大喜过望,哪想到天姥竟真记得他,还专程来了不死血族。

  一时之间竟是一点都不想死了!

  但想到自己敌不过天命,不久后将化为枯骨,便越想越难受,不禁痛哭流涕。

  他若没有见到天姥,本是可以坦然面对死亡,心态平和,无所畏惧。

  见到了,才明白死亡竟是如此恐怖。

  不死战神让天姥帮这个忙,本是希望老族长可以在临死前,走得安详一些,哪想到竟然适得其反?

  血绝战神也没想到老族长这么大一把年纪了,说哭就哭,干咳两声道:“有外人在呢,就算心中感动,也没必要哭出来。”

  “你天姥和涅藏尊者是秘访,仅有不死血族少数几位神灵知晓。

  不死战神和血绝战神出面迎接。

  血绝战神以族府新任主人的姿态,将这三位地狱界的绝强人物,请入一座血翼神庙中密议。

  不多时,老族人衣冠楚楚的走进神庙。他精神气十足,哪有半分颓态,哈哈大笑道:“天姥,好久不见啊,这些年,你可真是一点都没有变,依旧这么年轻。临死之前,能见你一面,这一辈子也就知足了!”

  天姥看了不死战神一眼,道:“听闻你寿元枯竭,就要天人五衰,特地来送你最后一程。我们那个时代的人,活着的,已经不多了!”

  老族长大喜过望,哪想到天姥竟真记得他,还专程来了不死血族。

  一时之间竟是一点都不想死了!

  但想到自己敌不过天命,不久后将化为枯骨,便越想越难受,不禁痛哭流涕。

  他若没有见到天姥,本是可以坦然面对死亡,心态平和,无所畏惧。

  见到了,才明白死亡竟是如此恐怖。

  不死战神让天姥帮这个忙,本是希望老族长可以在临死前,走得安详一些,哪想到竟然适得其反?

  血绝战神也没想到老族长这么大一把年纪了,说哭就哭,干咳两声道:“有外人在呢,就算心中感动,也没必要哭出来。”

  “你天姥和涅藏尊者是秘访,仅有不死血族少数几位神灵知晓。

  不死战神和血绝战神出面迎接。

  血绝战神以族府新任主人的姿态,将这三位地狱界的绝强人物,请入一座血翼神庙中密议。

  不多时,老族人衣冠楚楚的走进神庙。他精神气十足,哪有半分颓态,哈哈大笑道:“天姥,好久不见啊,这些年,你可真是一点都没有变,依旧这么年轻。临死之前,能见你一面,这一辈子也就知足了!”

  天姥看了不死战神一眼,道:“听闻你寿元枯竭,就要天人五衰,特地来送你最后一程。我们那个时代的人,活着的,已经不多了!”

  老族长大喜过望,哪想到天姥竟真记得他,还专程来了不死血族。

  一时之间竟是一点都不想死了!

  但想到自己敌不过天命,不久后将化为枯骨,便越想越难受,不禁痛哭流涕。

  他若没有见到天姥,本是可以坦然面对死亡,心态平和,无所畏惧。

  见到了,才明白死亡竟是如此恐怖。

  不死战神让天姥帮这个忙,本是希望老族长可以在临死前,走得安详一些,哪想到竟然适得其反?

  血绝战神也没想到老族长这么大一把年纪了,说哭就哭,干咳两声道:“有外人在呢,就算心中感动,也没必要哭出来。”

  “你天姥和涅藏尊者是秘访,仅有不死血族少数几位神灵知晓。

  不死战神和血绝战神出面迎接。

  血绝战神以族府新任主人的姿态,将这三位地狱界的绝强人物,请入一座血翼神庙中密议。

  不多时,老族人衣冠楚楚的走进神庙。他精神气十足,哪有半分颓态,哈哈大笑道:“天姥,好久不见啊,这些年,你可真是一点都没有变,依旧这么年轻。临死之前,能见你一面,这一辈子也就知足了!”

  天姥看了不死战神一眼,道:“听闻你寿元枯竭,就要天人五衰,特地来送你最后一程。我们那个时代的人,活着的,已经不多了!”

  老族长大喜过望,哪想到天姥竟真记得他,还专程来了不死血族。

  一时之间竟是一点都不想死了!

  但想到自己敌不过天命,不久后将化为枯骨,便越想越难受,不禁痛哭流涕。

  他若没有见到天姥,本是可以坦然面对死亡,心态平和,无所畏惧。

  见到了,才明白死亡竟是如此恐怖。

  不死战神让天姥帮这个忙,本是希望老族长可以在临死前,走得安详一些,哪想到竟然适得其反?

  血绝战神也没想到老族长这么大一把年纪了,说哭就哭,干咳两声道:“有外人在呢,就算心中感动,也没必要哭出来。”

  “你

  7017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