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若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九若小说 > 大越代王 > 第三十八章 老牛的紧张

第三十八章 老牛的紧张

  车队从一辆马车,变成了两辆马车;一行人从四人增加到六人了。

  坐着马车里的老牛就刚才的事,向刘恒问道:“殿下,您确定这么轻易地收那个胖子了吗?”

  刘恒笑着给老牛倒了一杯茶说道:“总管,你先尝尝我沏的茶,评价评价怎么样?”

  闻言,老牛压住心中的疑惑,伸手拿起那杯茶品尝品尝说道:“殿下,老奴是个粗人,不懂什么茶艺,老奴是真没有尝出来殿下的这杯茶有什么特别之处呀。”

  刘恒接着从袖子里掏出两根烟来,将其中一根递给老牛,说道:“总管,你再抽抽这根烟,有什么特别之处吗?”

  老牛接过这新奇的玩意儿,学着刘恒依样画葫芦地将烟点了起来,猛吸一口。“咳咳咳”,一阵咳嗽声从老牛的那个位置传来。

  刘恒见状哈哈大笑。

  老牛缓过劲儿来,说道:“殿下,你这个是什么东西啊,竟然如此的呛人?”

  刘恒回答道:“此物名为香烟,要知道,这个东西可是天下独一物啊,只有我这儿有。你要是抽不惯的话,就将其掐灭吧。”

  老牛将手中的香烟弄灭,将剩余的烟揣进自己的怀中,说道:“殿下,老奴真的抽不惯这类新奇玩意儿,无法陪您尽兴了。”

  “无妨无妨,”刘恒挥挥手,表示理解,继续为老牛解释道:“总管,你喝的这杯茶只是民间普通的大麦茶。你抽的烟是本王亲手制作的,论价值,这个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
  老牛一脸疑惑,不明白刘恒要表达什么,只能随声附和说道:“殿下,这烟是真金贵啊,价值连城啊。”

  刘恒见到老牛是明显不太明白他的意思,只能耐下心来解释道:“这普通的茶你能喝,而这价值连城的烟你却不喜欢抽。”

  老牛听出来了刘恒是意有所指,但也朦朦胧胧的,迷迷糊糊的。他只能带有不确定的语气问道:“殿下,您是指那个胖子?”

  刘恒点了点头,确定了老牛的问题,继续解释道:“这根香烟甭管它是不是价值连城,你不喜欢,也没必要抽它。它所存在的价值就是接近于零。而这杯茶水呢,虽然它很粗劣,甚至可以说都不知道是用的什么水去沏茶的,但当你很渴的时候,或者说需要这杯水去续命的时候,这杯茶水的价值就是极高的,甚至与自己的生命等同。”

  老牛听着刘恒的理论,回答道:“殿下,您的意思是指这杯茶水就是那个胖子。”

  刘恒拿起那杯茶水,在手中把玩,说道:“然也。”

  老牛又问道:“殿下,您是怎么确定那个胖子是这杯茶水呢?”

  刘恒闻言笑了笑,放下手中的茶杯,向老牛逐步地解释道:“我,刘恒,理论上算是有母族势力的,对吧?”

  老牛点了点头。

  得到了老牛肯定的回答,刘恒继续说道:“但总管你看看我现在的班底像是有母族势力的吗?你就不用说了,杨奇原先是九哥的人,高庆是我自己招揽的人,就连那辆马车上的壮汉田日光也是得到大哥的授意,就只有钱令人是母妃为我留下来的,你说说这哪有半分儿母族势力的影子啊?”

  在外的杨奇听到了自己的名字,耳朵儿动了动。

  老牛仔细想想刘恒说的话,发现事实确是这个样子的,开口说道:“这薄家太不应该了……”

  刘恒挥手打断了老牛接下来要说的话,开口为薄家辩解道:“这怪不得薄家,我非母妃的亲子,只是个过继子而已,薄家这么做也无可厚非。况且,母妃待我如亲子,九哥养育我,教导我,讲真的,我无以为报。”

  没等老牛说话,刘恒继续说道:“其实,薄家对我还是有助力的。”说完,他从袖子掏出一枚玉佩来。那玉佩当中有一个大大的‘薄’字。

  老牛开口说道:“这是薄家嫡子的玉佩。”

  刘恒将玉佩重新收了起来说道:“对,薄家嫡子的玉佩,这也是我第一个马甲叫薄昱。”

  老牛听到新兴名词,向刘恒请教道:“殿下,什么叫马甲?”

  刘恒解释道:“马甲的意思就是类似于假身份,总不能在未来行走江湖,用我自己的真名吧,这多危险啊。”

  老牛说道:“对对对,殿下想得周到。”

  刘恒说道:“言归正传,我为什么那么轻易收那个胖子,有几个原因?”

  刘恒喝一口茶水说道:“第一个原因是我现在很缺人,来者不拒;第二个原因是那个胖子自报家门的时候,说了他是原治粟左佂,治粟左佂是治粟内史的属下,而治粟内史是专管我大越外朝钱粮的官,而他的属下——治粟左佂想必也会有这一方面的才能。退一万步来讲,就算那个胖子是个混子,啥也不会,最起码还会一些咬文嚼字吧,这一方面的人我也很缺。”

  说了这么多话的刘恒稍微喘了一口气,继续说道:“我手底下的人不是搞暗杀的,就是那种练得脑子里都变成了肌肉的,玩武力威胁的,就连那看起来文质彬彬的高庆原先也属于武官系统的。他们都是玩刀儿的,哪有握笔的啊。”

  老牛点了点头,同意地说道:“殿下说得对,确实如此。”

  刘恒说道:“还有最后一个原因是我好像见过那个胖子。”

  闻言,老牛皱了皱眉头说道:“殿下,您哪天见过这个胖子啊?他不会是个间(卧底,间谍的意思)吧。”

  刘恒回道:“他是不是间,我猜他不是吧。我是在封王游城的那天见过他的。”

  老牛劝谏道:“殿下,保险起见,把他撵走吧,如果殿下不好出面的话,老奴可以代劳。”

  刘恒摇了摇头说道:“总管,没有必要,他大概率不是间,首先,没有哪位兄弟会没事闲的在我身边安插间的。”

  老牛眉头松了一松,说道:“不是王爷们,那如果是那些世家呢?”

  刘恒笑了笑说道:“总管,你多虑了,世家之人从来是重利的,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个废物,根本不值得在我身上花费半分儿精力。”

  老牛继续劝谏道:“殿下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。”

  刘恒说道:“无妨无妨,总管,你多盯着点即可。没必要小题大做。”

  老牛拱手回答道:“殿下,那老奴会死死地盯着他。”

  刘恒说道:“安了安了,别弄得这么紧张兮兮的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