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若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九若小说 > 替嫁后,禁欲残王他白天冷冰冰晚上求亲亲 > 第二百四十八章:谜局

第二百四十八章:谜局

  其实过了正厅,其他的偏殿还有一些下人住的地方,根本看都不用看,王爷他怎么可能住在这种地方?

  在府里绕了一圈,除了偶尔的几个洒扫下人,竟然再没碰到其他人。

  “韩小姐,你说王爷王妃是不是故意躲着我们?偌大的王府不说是妻妾成群,丫鬟成堆,起码也有数量可观的下人,可是咱们走了一圈了,正厅没有人,偏殿也没个下人,碰见的也不过四五个在外庭洒扫的下人,这怎么可能?”

  王波问道。

  他中秀才时,也有幸去其他一些乡绅老爷们的住处做过客,人家的庭院里无一不是假山流水,下人成堆,美妾成群,处处都洋溢着欢声笑语。

  哪有像王府这般冷冷清清,走一圈下来连个人声都不曾闻。

  “七哥哥他向来爱安静,府里下人本来就不多啊,他出去总要带几个贴身下人不是,这样一来,王府可不就是没有人了吗。”

  “这七王竟然如此节俭?可是我听说皇上逢年过节都赏赐过他许多华美之物,他怎么可能如此节俭?”

  “七哥哥意气风发,向来不是爱财之人,这些东西估计都在库房里放着吧,你问这些做什么?答应你们的事我已经做到,七哥哥和那顾北笙的确不在府中。

  况且我作为局外人,还是想告诉你们,顾北笙他应该不是那样的为人,你们的妻子必定不是被她掳了去,想要救你们的妻子,还是得从其他地方想想办法。”

  听到她这么说,陈大河赶忙跪下道:

  “求韩小姐指一条明路!”

  “你快起来!”韩朵朵赶忙去扶他。

  “不,韩小姐,”陈大河坚定的跪着:“如果你不答应帮我,我就不起来,其实刚刚的强硬态度都是我装出来的,我一个平头老百姓,哪里能拗得过王府?

  就像现在这样,王爷和王妃都不在府上,我即使叫嚣着冲进了王府,也只能是一拳打在棉花上,对于救我妻子丝毫没有效果。

  韩小姐,我与我妻子从小青梅竹马,她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女人,我不能没有她,求求你帮帮我吧。”

  “不好了,韩小姐!”

  这时守卫的士兵竟然急匆匆的冲了进来,语气十分的着急。

  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”

  “韩小姐,外面又来了一个人,不,确切的说是又一个被剖开肚子的妇人,腹中的婴儿已不知所踪,场面极其血腥,家属在外面哭天抢地,您,快去看看吧!”

  “什么?又是一起?”

  韩朵朵一惊,急忙朝着王府门口赶去。

  陈大河和王波也赶忙追了上来。

  一到王府门口,场面果然如刚刚那个士兵说的一样,极其血腥。只见妇人的肚子被剖的七零八落,鲜血撒的到处都是。

  家属在一旁哭着喊着叫着。

  见到韩朵朵来,这些家属瞬间涌了过来。齐齐跪地,哀求道:“你就是韩老将军的女儿,求求你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。”

  “你们……你们快起来!”

  韩朵朵赶忙去扶。

  可是这些人跟陈大河一样,倔强的道:“韩小姐,如果你不答应我们,我们就不起来,我们就跪死在这王府门前。”

  “好好好……我答应你们答应你们,你们先起来再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“韩小姐,草民名叫李四,死者是我的妻子,今晨我们下地割麦子,我妻子一人在家做针线。

  可是快到晌午时分,隔壁家的小孩男男跑到地里叫我们,说我妻子不见了,跟着别人跑了。

  我当时十分震惊,急忙回家,果然家里已经不见了人,据男男说我妻子是跟着人朝胡同口往东去了。

  我和家人们急忙朝着东边追赶,就在护城河岸边的一处芦苇荡里,发现了我的妻子。

  发现时她的身子还热着,还有意识,我问她到底是谁害了她,她说不知道,只知道其中有个女子,其他的人叫她王妃。

  她还说她不疼,一点儿也不疼,我们抬着她去找大夫,可是刚到大夫家门口,她却突然的喊了疼,只叫了不到两三声就死了。

  韩小姐,我妻子她死的冤枉啊,求求你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。”

  李四跪在地上,满面泪痕,他的脸上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,再看他的手上面满是老茧,一看就是经常干活的庄稼人。

  “韩小姐,你听到了吗?那些人也叫她王妃,这不是王妃干的还能是谁?”陈大河激动的道。

  “是啊,就是王妃!“”

  “一定是王妃!”

  “一定是王妃干的!”围观的群众也义愤填膺。

  “停!”韩朵朵制止了众人,来到了李四妻子身边,仔细的查看着伤口。

  这伤口分明是被刀划开的,怎么可能不疼?如果真的不疼,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麻药!也只有顾北笙有这种能力。

  上次在将军府时,她也剖开了母亲的身子,可是母亲一点儿也不疼,过后才开始疼的。

  这正跟李四刚才说的一模一样,发现时她说一点儿都不疼,过后才开始疼。

  顾北笙说过这东西叫麻药,能暂时麻痹人的神经,是以感觉不到痛。

  真是顾北笙!是她干的!

  “韩小姐!”

  陈大河来到她身旁,“您别再犹豫了,我的妻子被王妃掳走,生死不知,不知道下一秒我会不会在某个地方看到我妻子的尸首啊?”

  韩朵朵起了身,从内心深处升起一股凉意,真是顾北笙,真的是顾北笙。

  难怪七哥哥会变成如今这般冷血无情的模样,一定也是她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。

  杀母留子,用来入药,让自己有孕,顾北笙好狠毒的心思!

  她现在不在府里,是不是害怕事实败露,所以躲了出去?

  七哥哥会知道这件事吗?

  对了,刚才那些下人说他心情不好,是不是因为知道了这件事,所以心情不好?

  对,一定是这样,七哥哥他嫉恶如仇,当年的范希哲就是他亲自逮捕入狱的。

  所以他在知道顾北笙的所作所为后,才会心情不好。

  怎么会有这么狠毒的人?

  得想个办法阻止她,人命关天,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陈大河的妻子,不能让她也遇害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