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若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九若小说 > 穿越到十年后女友变成了富婆 > 第185章:喜悦是藏不住的

第185章:喜悦是藏不住的

  这场雨里做的梦,似乎格外之长。

  顾一凌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,似乎什么也记不得了,下意识把头扭到了一边,看窗外的风雨已经停了,婆娑的树荫上还挂着清鲜的露水,有鸟儿在啼, 声音空灵而悦耳,让人感觉到说不口的滋润。

  不知何时,他已经回到了417寝室里,屋里很安静。

  小胖子刘培洋正在一边的椅子上戴着耳机玩王者,老三陈学良还在看书,韩俊瘦削的手指握着一片水果刀, 气定神闲地削着一个苹果。

  室友们似是还没察觉到他的苏醒。

  顾一凌深深地吸了口气,把手抬起来,看了看表,刻钟上指着下午6点钟。

  他才知道自己已经睡了快要两个小时了。

  脑袋有些胀痛,记忆里,他昏厥之前,不是在操场上?外面还在下大雨吗?怎么这会儿回到了寝室里,那又是谁把他扶回这里的?

  他努力地想要坐起来,却是艰难。劳累了两天紧绷着的身体仿佛寸寸撕裂,外加淋了雨,又酸又麻,十分沉重。口中也十分干涩,他苦笑,抓着床沿用力地把身体撑了起来,然后用手指揉了揉腰,才感觉到一些舒爽从身体上回弹。

  “老大,你醒了?”刘培洋还在玩手机,似是听见了床上的动静,抬抬眼皮。

  “我是怎么回来的?”顾一凌问。

  “有个女生用你的手机打电话来, 让我们到宿舍门口接你……”刘培洋手机里的王者战局似乎进行到了关键的时刻, 有些应接不暇。

  “女生?”顾一凌僵了一下, 却是有些愕然,仔细地回想起来,好像在他昏倒的那个刹那,的确是抱住了什么软软的东西?

  “什么女生?”他有点急了。

  “没看见,我们出去接你的时候她已经没人了,那个时候你正靠在宿舍入口的过道里睡觉。”刘培洋一面疯狂地敲击着手机屏幕,一面说,“放心吧老大,我们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女朋友的。”

  “她声音是什么样的?”顾一凌焦急地揉揉太阳穴,隐隐中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直视着小胖子问。

  “哎呀,太菜了太菜了,玩什么游戏,玩人机都不配。”刘培洋忽然气急败坏地呸了一声,“什么声音,当时我也没注意,不过当时她电话打来时, 我手机开了免提, 俊哥儿和老三应该也听见了。”

  “对。”陈学良认真地点点头说, “应该是个学姐吧,我倒感觉那个声音听起来蛮御的,不过那头雨下太大了,电话里还混着老大你……你大声乱叫的声音,我们真没听的太清楚。”

  “我大声乱叫?”顾一凌有些局促地问。

  “对啊。”陈学良似乎都有些替他感到不好意思,眼神躲闪着,并不想回答顾一凌的问题。

  “叫什么?”

  “叫小小。”韩俊翻了个白眼,已经用小刀把苹果切成了块,装进盘里,端在顾一凌面前晃了晃,“你要吃不吃一些。”

  顾一凌不客气地伸手抓了几块,扔进嘴里嚼了嚼——他实在是太渴了,此时鲜嫩的苹果汁水入口,嘴唇里才是滋润了不少。

  “舒服了吧?”韩俊神色淡淡地笑了一笑。

  “你们……真没看见她吗?”顾一凌点点头,又反复问了一遍。

  “老大你怎么老是问这个女生啊,问她长什么样子,又问她声音怎么样。”刘培洋稍稍后仰身子,痛心疾首地打量着顾一凌说,“老大你不会那么快就见异思迁了吧,这才来大学几天啊,就那么激动地打听一个女孩的消息。”

  陈学良也说:“对啊,老大,你不是有女朋友吗?”

  “说不定那女孩就是他女朋友呢。”韩俊站起身来,随口地说了一句。

  “怎么可能,老大不是前天才回去过吗,他说他的女朋友在南城,和这里八竿子打不着!”刘培洋吃惊地扬眉。

  这个话题很快就转变成了……在有女朋友的情况下,能不能脚踏两只船,吃着碗里再想着锅里的?

  当寝室里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争论起来的时候,顾一凌仍旧坐在床上,却没发出声音了。

  他垂下头来,努力地想要回忆些什么,然而脑海里却极为混沌,依稀的印象里,记得在昏下去前确实像被一只手抓住了。

  翻回头去想,潜意识中,那只手一定是他相当熟悉的,因为他只记得昏倒那个刹那间,他像溺水的人忽然看见岸上的浮杆一样,然后奋不顾身地抓了上去,那种莫大的信任他只有刚刚来到陌生的十年后时,在林筱的身上遇见过。

  可是小胖子说的也对,林筱人在和首都八竿子打不着的南城,更不可能出现在京北大学?

  那他到底是被谁扶回来的?

  难道是他太想筱筱了,以致于出现了幻觉,就把那个不认识的好心女孩当成了林筱?

  惨了。

  顾一凌缩了缩脑袋,绝望地扶额,忽然有些焦虑,他怕自己不备之时,会不会对对方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?

  他对林筱的赤子之心日月可鉴,他真是不留神才抱住了其他的女孩。

  “喂。”顾一凌默了片刻,有些难为情地喊了喊旁边的室友,“这件事情你们别跟其他人说。”

  刘培洋满脸“好说话”,麻利地点点头:“晓得了晓得了,老大,你怕你女朋友知道嘛,放心吧,我们417的人嘴巴都严得很。”

  不对。

  顾一凌却猛然惊醒,眼睛瞪大了,之前听小胖子说,那个女生是用他手机给寝室打的电话,可他手机有密码的,密码是林筱的生日……

  平白无故一个女孩,谁会知道他的手机密码?

  他眯眯眼睛,答案只有一个……难道林筱真的来了?

  顾一凌摸了摸自己衣领扣子上,意外地在自己锁骨前找到了一缕趴上面的发丝,它软绵绵的。怪不得刚才一直隐约感觉刺得慌,原来是有这茬。

  乌黑的发丝,在灯光的照耀下却闪烁着浅金色的光泽……顾一凌皱眉,仔细地拿在自己的鼻前嗅了嗅。

  他两眼闪光,连忙拿出手机拨出了电话,慌乱中连手机都差点没拿稳。

  可惜,过来好半天,那一头都没接电话。

  ……

  因为光华管理学院迎宾区的高端金融沙龙主尽宾欢,所有到场的宾客手机都开了静音。

  沙龙区是被特别布置过的,沙发上坐着来自天南海北的精英人士,茶几上摆着水果和点心小盘。

  大家聊的方面甚为宽泛,形形色色的,有人聊到了国际经济形态的变化,有人聊到了对未来经济圈里的预测……

  渴了的话,边上典礼架盛着葡萄酒和红茶。饿了的话,出门左转就有为沙龙提前准备好的高档自助餐……场面虽严肃却又不失活泼,可以看出京北大学本身也是对今日所至的嘉宾十分重视,就连学院热情好客的副院长都亲自来了。

  “在座不知有没有感觉到,今年销售行业严重下滑,房地产业也极不景气,国外市场整体也在面临萧条,有一蹶不振之势,银行也不断在释放储备资金流,往大了说,世界的经济不久后可能都会面临一次大危机,很多人甚至会因此吃不上饭……”台前有人正在侃侃而谈,人影喧哗。

  坐在一旁的林筱一手搭在桌沿上,只是心不在焉地笑笑。

  “我好像能从林总的眼睛里看出一种期待。”沙龙上,一位与林筱相识的三十五岁ceo坐了下来,手里端着一杯酒,微微一笑。

  这种高端的沙龙聚会上都是这样,几个社会精英看见熟悉的或者感兴趣的人,就坐下来,邀请对方一起聊聊天。有些是为了增进人际关系,以便日后地达成以后商业上的某些交换,有些是同阶级之间精英人士的互相赞赏。

  “上面人讲的有趣而已。”林筱浅浅地翘了翘嘴角,也是礼貌地一笑。

  “是吗?那林总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尽睁着眼睛说瞎话了,我看您任凭台前的人唾沫横飞,却丝毫不为所动。”

  “说实话,这位发言人的言论确实不能很吸引我,他太悲观了。”林筱毫不在意地耸耸肩,回答。

  “既然林总并不喜欢这些发言人的讲话,那又是在期待着什么呢,我感觉今天的沙龙里似乎没有一件事能吸引您,却又感觉您实在是很兴奋。”那位35岁ceo依旧是笑笑。

  “我十分好奇,难道我脸上写了字,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都能被看出来?”林筱也笑道。

  “或许真正的悲伤能被表面的坚强所伪装,可与之相反,有些时候,喜悦却是最难藏住的,因为人一旦期望着什么事情将要发生时,嘴角就会无意识翘了起来,就像吃了一枚又甜又酸的樱桃一样。”

  “是吗,还真有那么神奇?”

  “更神奇的是……在我映象里,过去的您是一位如同女将军一样淡漠而不苟言笑的人物,对于这种坚韧不拔的女性,总是让人忍不住肃然起敬的,能出现这样的神态,实在是太罕见了。听说您下午的时候,拖着三位老相识,打算在晚上的时候去见见京北大学的新生?”

  “没准我就因为这件事情而高兴吧?”林筱笑笑。

  “这件事情值得高兴吗?在我的映象里,学校操场的晚上,无疑是蚊子的天堂!”35岁的ceo捂面。

  “京北大学的新生,未来应该都会很精彩吧……加油。”林筱偏过头,忽然轻轻地开口说,最后那个“加油”,不知道对谁。

  ……

  傍晚6:45。

  赶在晚上军训之前,417寝室一起组团去食堂吃晚饭了,现在食堂里也全是身着军训服、戴着军训帽的新生,人来人往绿油油的一片,场面十分热闹。

  刘培洋去一号窗口打了一个火爆爆的红烧狮子头,还请顾一凌吃了一个。

  小胖嘴上嚷着要让老大多吃点肉,多吃肉补身体,好扛得住晚上专属于老大的魔鬼训练。

  顾一凌则是有些心不在焉,不知在想着什么,偶尔偏过头,往食堂外左看右看着,目光从外面每个人的身上都扫过一遍。

  但他似乎一直没有在人群中找到那个自己想见的人,所以脸上似乎有些失望。

  陈学良坐在同一张餐桌,就在刘培洋的旁边,打的是丸子汤,没好气地说:“今晚老大估计都不会挨罚了,因为晚上军训时,会有今天下午的嘉宾来旁观军训。”

  “说的也是哈,一边嘉宾都在旁边看着呢,这个时候再罚老大就有点不地道了……不过我觉得以老林头的性子,一切还真不好说……”

  刘培洋猛然一拍大腿,惊喜地说,“老大,你今晚一定要被罚,说不定老大这股不屈不挠的精神正好感动了在场的嘉宾,从此以后,老大的名字将流传于整个大佬圈之中,如雷贯耳。”

  “小说看多了吧你。”韩俊一句话便打消了小胖的兴奋。

  他餐桌前的晚饭一直很简单,水煮青菜和水果沙拉。

  也不是说韩俊不吃肉,他只是对自己每天的食用的食物和分量都精于严格的控制,该吃什么的时候就出什么,不该吃的时候绝对不吃,所以他身材的比例一直保持的很好。

  “培洋,你觉不觉得挺高兴的?”陈学良忽然问。

  “高兴什么?”刘培洋犯迷糊。

  “下午赴会的一些大佬心中还是记着我们这些新生的,晚上还单独给我们新生开一场联谊会。”陈学良说。

  “我爸总说,出于食物链顶端的这些大佬,要做什么事情之前,脑袋里就不自觉地滚了一遍所有的利益得失,说不定人家只是觉得有利可图,才来陪你联欢的。”

  “可我们新生有什么好图的啊?”

  “说不定人家图我们新生是祖国未来的一朵鲜花呢。”刘培洋嘀咕。

  “你们别说了。”顾一凌每次觉得自己差点就要在人群里找到那个人时,这几个的家伙就在耳边像该死的蚊子一样嗡嗡嗡的,把他的思绪完全绕乱了。

  “得了得了。”小胖子不欢而散,不太高兴地说,“老大最牛了,人家就图老大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